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研究
朱某诉黄某、王某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案
——不予执行债权文书的认定系列之三
作者:门畅  发布时间:2018-09-18 09:00:19 打印 字号: | |

    前情回顾


     申请执行人朱某于2015年2月6日与被申请执行人黄某、王某及抵押人崔某签订了《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经五河县公证处公证并赋予了强制执行效力。根据该合同,借款人黄某、王某为经营向出借人朱某借款人民币80万元,借期三个月(字2015年2月6日至2015年5月5日止);根据该合同,抵押人崔某、某自愿用其坐落于五河县华天苑小区,建筑面积为53.42平方米的商业用房抵押给出借人朱某,作为本合同项下借款本金、利息、法系、违约金和实现抵押权的各项费用的担保,同时三方在该合同中约定:借款到期,借款人黄某、王某不能履行或者不能完全履行还款义务,借款人、抵押人自愿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


申请人朱某于2015年8月11日,向五河县人民法院立案申请执行五河县公证处制发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书。但崔某却认为:其一,借款人有多处房产且无权利负担,但出借人却不向借款人主张还款;其二,借贷双方有两笔借款无法提供转账凭证;其三,五河县公证处在没有实质审查的条件下出具公证债权文书,双方借贷关系尚存在争议;其四,《抵押借款合同》上并非抵押人华某本人签字,本公证债权文书存在部分内容于事实不符的情形;双方协议无结果。


    案例注解

二、公证债权文书与执行证书不予执行的法定理由


本案中,抵押人崔某提出了四条异议,笔者在此不再赘述,这四条异议经法官用法言法语进行转换,笔者认为应当归纳为以下两点:第一,五河县公证处的实质审查方式审查不到位;第二,《抵押借款合同》当事人间存在争议。根据这两点,法院不予执行公正债权文书的法定理由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公证机关的采用的审查核实方式存在漏洞。五河法院依据抵押人崔某提供的线索,对公正债权文书进行审查时发现,抵押人华某在《抵押借贷合同》上的签字并非其本人所签,这说明在形式审查之后并没有对该合同的真实性进行实质审查,导致该合同的真实性存疑。法院认为公证债权文书没有达到实质审查的程度,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考虑:


第一,公证处应当采取切实有效的方式进行核实,必须合同当事人都到场,且对公正过程进行录音录像。第二,如果当事人不能到场可以委托他人进行公证办理,但是委托手续要齐全。本案中另一抵押人华某因事不能到场,在没有委托书的前提下,公证员就让他人替华某签字,法院据此认为该合同的签订并不处于华某的真实意愿,合同内容与事实不符。第三,公证员应向当事人确认是否对《抵押借贷合同》无争议,在当事人对合同内容确认无误且不存在争议的情况下进行公证。


另一方面公正债权文书当事人之间存在争议。抵押人崔某认为该公证债权文书中确定的内容尚且存在争议,例如:抵押人崔某书面向本院提出:朱某并未按约定向黄立军实际支付800000元借款,公证债权文书不产生效力。借款人朱某称:他在2015年2月9日、10日分两次通过工商银行向黄某转款429000元,然后又代替黄某还于某、郭某欠款371000元,其800000员借款已支付完毕。但是借贷双方并不能提供双方借贷往来的证据,这是合同争议之一即是否存在借贷事实;其次,出借人朱某明知借款人黄某、王某有多处房产足以支付借款的情况下,仍然向抵押人主张实现抵押权,借贷双方存在恶意骗取抵押物的可能,根据《联合通知》第1条第(2)项的规定,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是“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债权人和债务人对债权文书有关给付内容无疑义”。而根据《联合通知》第5条第(3)项的规定,公证机关签发执行证书应当注意审查的内容之一是“债务人对债权文书规定的履行义务有无疑义”。由这两条法律规定可知,该公证债权文书不具有强制执行的效力,基于上述事实法官做出不予执行的裁定。 

责任编辑:陶成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安徽蚌埠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新浪“五河法院”微博 腾讯“五河法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