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淮风沱韵 > 文学作品
帘卷西风•凭酒觅归鸿
作者:陈梦华  发布时间:2018-06-05 14:49:05 打印 字号: | |

    残岁有心凭诗酒,天涯无处觅归鸿。


    酒固然是个好东西,无数人趋之若鹜,并沉醉其中。有酒必有诗,她不爱诗,诗词歌赋是矫情的东西,不如酒来的热烈,来的生无可恋。


    古人善拿醇酒饮恨,似是不愿抛却俗世却又想轻薄度红尘,哪有如此轻巧之事?不然何来世间那么多的徐徐回望和恋恋不忘?寻寻觅觅中,必然会有凄凄惨惨戚戚!


    阆苑仙葩和美玉无瑕,只在曹公的臆想中,即便是这等奇缘,也得缘于前世无数次的嗟呀和怨叹。到头来,自是经历一番水中月、镜中花,空劳了多少牵挂。不如,花间一壶酒,任她枝与芽,不牵挂,便了无牵挂。


    谁都想导演自己的人生,却不知这场戏很漫长,漫长到最后的角色都成了孤独的自言自语,不是投入彻底,便是故事本就悲剧。那个没有回答女儿美不美的圣僧,不还是在王权富贵和戒律清规中难以抉择?不如,青梅煮酒今宵醉,凭她云雨瓦上开,不相思,便不害相思。


    归鸿来的那么迟,回忆来的那么痛,当她还在你的记忆中时,至少还能激起那么强烈的奋不顾身。在无数次的追问行踪和在乎举动中,总有一个个故事会被感动,从来都不曾放纵过,便不会有脆弱的存在。不如,任由陌头杨柳色,凭栏清影闻酒香,不在乎,便无人在乎。


    此去经年,千种风情,万里飘摇,今宵酒醒何处,应是天涯望归路。

责任编辑:陶成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安徽蚌埠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新浪“五河法院”微博 腾讯“五河法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