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淮风沱韵 > 文学作品
帘卷西风•江南迷蒙醉离人
作者:陈梦华  发布时间:2018-06-05 14:47:58 打印 字号: | |

    我们无所谓的懵懂而过,在悲伤未到来之前。


    南边小城的青石板路,踢踏的高跟鞋,静静地走出一首首好听的旋律,寂静无人的巷子里,总有不管不顾的烟雨,是谁在旁若无人的哀怨?


    一年又一年未曾改变的街景,在盛世流光中,平白生出无数让人唏嘘不已的故事,无所谓让痛重现,但多少人心中总是无法拒绝黑夜悲伤的到来。


    我们固执的飞跃,固执的沉醉,固执的流连于年少铸就的梦中。我们谁都不屈服于谁,然后,各自神伤,各自分飞。终究在一个个故事中,我们都过于自负,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其实,我们深深着迷的,从来都是沧海中无可比拟的柔情。可转眼间,岁月给予我们的从来都是相对无言和梦尽懊悔。即便,走过春夏秋冬,走过千山万水,那份若如初见的美,也早已消失的时光的静谧中。


    摧残与璀璨,从来都是一念之间。我们固首于从前的热忱,便生生摧残了一往无前的决心;我们执念于将来的追寻,便三生三世般度过了如花的人生。千丝万缕间,我们早已沦陷在无数次的相聚和分离中,谁都怨不得庄生晓梦的残酷。


    犹记得,江南涓涓细流中,我也曾浣洗过被现实摧残的梦,也曾将淡淡离愁写在脸上,也曾幻想回头就能看见谁的笑脸。但终究,江南烟雨,也只是我年少远离时的痛。


    如今,灰色的天空下,映衬了那许多的霓虹,无法触摸的失落,无数次散场的落寞,没有人说的出前因后果。


    当再次置身于曾徘徊过无数次的烟雨迷蒙中时,我们是否还会有月上柳梢的美好期盼?是否还有玉碎瓦全的决心?

责任编辑:陶成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安徽蚌埠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新浪“五河法院”微博 腾讯“五河法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