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淮风沱韵 > 文学作品
帘卷西风•西去红尘
作者:陈梦华  发布时间:2018-06-05 14:46:47 打印 字号: | |

    在一张张褪色的照片中,她拼命寻找弥漫过青春时期的味道。其实,流逝的光阴早就发出了信号,余生便是回忆,便是指尖流沙,从此嘴角无需再勉强微笑。


    过完了这个夏天,便是西去的好时节。她曾答应过的色达的老阿姆,十年后肯定会去。老阿姆赠送的匕首,在一次次迁徙中,也丢失在了红尘俗世中,但老阿姆定然是能够原谅的,当年老阿姆用这把匕首决然的将她打发了回来,便是叫她忘了前尘,专注寻找后世。如今,金色的华年已经过去了一半,豪情也已洒下了一地肝胆,纵然有踏遍万里河山的决心,此刻,她也只想在烟火人间中,安享这盛世太平。


    云想衣裳花想容。草原迎风的帐篷里,少年纵然是不懂心痛,在滚滚红尘中,与自己日日相拥的,永远只有如风般的光阴。在离乡的行囊中,她独独没有收进思念,然后,漫长的坚守中,在一遍遍煮沸的酥油茶中,在一次次酝酿的青稞酒中,她开始了无止尽的怀念。怀念江南早春时节的朦胧细雨,盛夏之时的轰隆雷声,初秋窗边溪流里的蛙鸣和冰雪隆冬里的糯软烟气。终究,是自己丢失了青春,是自己失落了情谊,所有的承诺仍然是永恒的星星,但这些人儿早已无处安稳。


    早年,谁不是臆想般在清风里添上浪漫,谁不是心里如深海般柔情蜜意,却在月冷风清时感叹归路灯影稀、凭栏红颜瘦。什么巫山云雨,什么庄生晓梦,纵然是万般野心也无法隐藏,在夜雨中的狂想中,为摇曳的星空紧张万分。


    如果,生命是一场漂流,最终我们能停留在何处?这世间从不缺少繁华,人影交错间,唯独她走过时,时间和世界便停下了脚步。只是,从未有人能让自己这么洒脱的降落。


    谁能告诉她,坚持的结果是否依然是怀念?

责任编辑:陶成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安徽蚌埠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新浪“五河法院”微博 腾讯“五河法院”微博